• 1
  • 2
  • 3
新闻视觉
通知公告
丝绸文化
深度观察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视觉 > 深度观察
全球疫情拐点未现,丝绸产业链大考当前跨界自救


 2020年开年至今,新冠肺炎疫情极大地影响着人们的生产生活,丝绸产业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冲击。从疫情在中国有效控制后丝绸企业陆续复工复产,到国际疫情局势变化致使国外订单减少、延期、取消,各种问题纷至沓来,丝绸产业面临严酷挑战。

 疫情冲击 企业遇生存考验

 随着疫情在全球范围蔓延,我国丝绸产业正在经历着严峻考验。据世界丝绸网发起的“新冠疫情对世界丝绸产业及消费市场走势调研”调查显示,2020年以来,3A级生丝价格从年初的38万元/吨下跌到27万元/吨,降幅近30%。丝价持续下跌,面料生产企业面临订单荒,无力继续投产,缫丝企业库存增加,影响春茧收购行情。为此,不少企业和组织呼吁启动收购储备丝以应对丝价动荡。面对疫情对丝绸企业的带来的超预期影响,不少丝绸企业采用“做四休三”、“轮休放假”、“下调薪资”等措施来应对危机;一些丝绸企业表示现有订单只满足到5月底的生产。出口到欧洲、美国和日韩的订单多延迟或取消,外贸企业正积极承接东南亚和非洲订单,或转内销;部分流动资金充足的企业,则是选择继续生产。

 “疫情期间正值丝绸销售的淡季,主要损失来源于租金和员工工资,规模以上的内贸企业预计损失2亿元。未来,内贸企业面临的主要挑战是整体消费受到压制,进而影响丝绸销售,全年预计销售下降10%以上。丝绸属于纺织产品里的奢侈品,非生活必需品,整体消费萎缩将影响到丝绸消费。丝绸内贸企业规模相对不是很大,传统企业居多,资金杠杆率较低,抗风险能力较强,预计此次疫情不会导致丝绸内贸企业的大规模倒闭。”中国纺织品商业协会副会长兼丝绸专业委员会会长俞岳南分析说。

 在广西壮族自治区,疫情的影响已经传导到蚕桑产业,农民开始退订小蚕,小蚕共育户开始减少共育蚕种数量,蚕种场开始减少蚕种生产,预计上半年蚕种产量比去年同期降低20%~30%,蚕农饲养蚕种比去年同期降20%左右。前道蚕桑产业如此,丝绸企业生产经营更是困难重重。由于受疫情影响,美国、欧洲、印度等我国丝绸主销市场基本停止进口,国内丝绸企业也陆续减少或取消订单,3月20日后,缫丝企业生丝销售基本停滞。据广西茧丝绸行业协会监测数据,2020年1~3月厂丝生产量、销售量同比分别下降28%和33%,销售额同比下降31%。生丝库存压力大,业者普遍预计,生丝平均库存两个月左右产量,而且都是去年高价格蚕茧留下的库存。若按目前产量继续生产,部分企业将难以为继,目前广西缫丝企业被动采取轮休减产限产等方式开展自救。为防范风险,今年两个交易市场也压缩了茧丝质押融资业务,加上无销售收入,缫丝企业储备资金基本枯竭,春茧收购资金压力巨大。

20200507145421693.jpg

 广西上林大染坊茧丝绸有限公司工人在进行生产作业。(陆波岸 摄)

  南充作为我国四大蚕桑生产基地,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南充丝绸出口企业外单被取消,无订单可做,业内人士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部分丝绸企业可能出现停工停产现象。同时,南充丝绸内销企业因销售渠道不畅,库存积压增多,资金周转困难,同样面临关门停产的问题。目前,南充丝绸企业面临资金周转困难、用工成本高,迫切需要解决资金问题。业内人士分析,如果企业经营困难停工停产,下岗工人数会不断增加,不仅会增加社会的就业压力,也给企业带来待工费用的增加,从目前情况来看,在2月~3月疫情期间待工人员的待遇问题都还没有全部得到解决,如果今后企业停工时间更长,受影响人数更多,企业的承受能力将受到考验。

 拐点未现 修炼内功克时艰

 全球疫情危机未见拐点,供应链中断,严重影响了丝绸产业的可持续发展。业内专家呼吁,随着国内疫情形势的好转,中国丝绸业更应树立坚强信心,在挑战中寻找机遇,创新传统模式,规范运营管理,拓展销售渠道,提升品牌理念,提升市场的快速响应机制。面对当前市场的不确定性,希望行业团结一致,共抗疫情,稳定丝绸产业的生产与贸易。

 俞岳南表示,随着国际疫情的大规模爆发,中国全面恢复人员流动延后,造成消费恢复受影响,丝绸内贸产销企业的损失在扩大。收缩企业扩张、开拓线上销售将成为今年的内贸丝绸企业的重要策略,以减少损失度过难关。

 重庆市茧丝绸行业协会会长、重庆宏美达欣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晓辉认为,面对目前的市场,企业应该“自救”。“加强产品的品类对接,多方沟通,开发创新一些适合多区域、多层次、多属性、价格梯级的产品和客户群体。针对现在蜂拥而至的医用产品市场,这个市场因较小众、没有价格优势、没有消费价值、有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不可能形成新一轮丝绸消费峰值。针对目前全球不断变化的疫情,企业应做的是有效存活,减少投资扩张甚至不投资。” 王晓辉说。

 “企业在销售模式上要进行改变。进行互联网环境下消费者关系的重建,这种重建的前提是有品牌、有一定生产规模和较为严格的产品质量控制体系;其次,产品销售和创新模式的改变,利用传统产品悠久历史的文化背书,跨行业进行合作,在收获效益的前提下扩大品牌知名度,实现双赢;扩大产品服务范围,进行线上标准化定制+线下个性化定制业务,深挖细分需求市场。” 成都蜀锦织绣博物馆馆长、成都蜀江锦院织绣有限责任公司执行董事钟秉章说。

 面对疫情对广西丝绸产业造成的影响,广西茧丝绸行业协会提出纾困相应措施建议:建议尽快启动国家生丝储备,也要求广西壮族自治区启动生丝储备机制,拨付专项资金收储生丝,保市场主体流动性,帮助茧丝加工企业维持生产运营;建议政府部门协调金融机构,在疫情期间设立茧丝绸专项应急贷款机制,重点加大对茧丝加工企业的贷款额度和贴息,确保茧丝加工企业的正常运行和收购蚕农鲜茧;建议整合扶贫资金,建立贫困地区蚕茧收购补贴专项资金,通过补贴缫丝企业贷款利息和直接补贴等方式,定向收购贫困地区和建档立卡贫困户蚕茧,保障种桑养蚕贫困户如期脱贫;年内减免或缓缴茧丝加工企业税负和社保费用,降低企业的运营成本和负担,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广西茧丝绸行业协会向企业提出希望:“各企业可根据具体情况安排生产经营活动,利用轮休减产限产练好内功,提高产品质量,同时引导当地蚕农提高蚕茧质量,谋求企业长远发展。”

 国际丝绸联盟名誉秘书长、杭州东方丝绸文化与品牌研究中心名誉理事长费建明说:“各国丝绸同仁要携手抗疫,守望相助,中国丝绸企业已经有能力生产口罩、防护服,驰援有需要的外国丝绸企业;还要共同商议谋划在疫情过去后如何构建一个更好的世界丝绸产业。”

[!--pape.url--]
主办单位:四川省丝绸协会、四川省丝绸科学研究院、四川省丝绸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四川省蚕桑丝绸生产力促进中心
地址:成都市金仙桥路18号 联系电话:028-87667284 E-mail:scsilk@21cn.com
Copyright © 2011 四川丝绸网 版权所有 蜀ICP备12031489-1号 技术支持:华企资讯
微信公众号,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