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丝绸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丝绸文化
“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成功复制背后的历史与科技

文 | 春梅狐狸

1.webp.jpg

5月20日,中国丝绸博物馆采用复原的老官山提花机来复制五星锦获得成功,铭文:五星出东方利中国诛南羌四夷服单于降与天无极。机用10740根经线、84片纹综、2片地综。项目得到国家文物局罗静、新疆文物局李军、北京大学教授齐东方高度评价。汉机织汉锦,原机具、原工艺、原技术复制是最高境界。

2.webp.jpg

3.webp.jpg

有很多人会疑惑,“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才复制成功么?我怎么都看见某宝都卖了好几年了!

4.webp.jpg

▲某宝上的“五星”锦商品

这里就要画个重点了,这次是“汉机织汉锦”!什么意思呢?就是复原汉代织机,然后用复原的织机来复制汉锦。不是用现有其他织机进行的仿制,更不是图案仿制,所以意义才重大。

关于汉锦(经锦)的部分介绍见《丝绸向西,纹样向东——从经锦到纬锦 | 读书笔记》

求锤得锤的老官山汉墓

这个墓真的很神奇!!

汉锦织物虽然出土很多,但是汉代织机从画像石上看,都是非常简单的织机,与汉锦的技术水平不怎么相匹配。尽管猜想一直有,也有人成功用束综织机(就是织云锦、宋锦的那种)做出过汉锦(经锦),但是这个问题就像古人画好了一个目的地,你坐车也能到,你走路也能到,但是没有考古发现你就是猜不到古人是怎么过去的。

学者们猜啊猜,论证啊论证,谁都说服不了谁,直到2013年老官山汉墓(考证约为西汉景武时期)出土了织机模型(这个墓很新了,还没看到正式完整的报告)。这个墓超级神奇,不仅有织机模型,还有经络小人偶,还有失传的医术,里面居然还有医马的兽医书!

5.webp.jpg

▲老官山汉墓

最近看到网上又有人鼓吹出土文物无用论,赶紧去拜拜老官山汉墓,这个墓简直是大型学术求锤得锤现场啊!

古人,你骗我!

在老官山汉墓发现之前,汉锦(经锦)到底是怎么织造的,说啥都有,偏偏这个答案谁都没猜到,但是又好像很多答案都跟他沾了个边。(这个好玩,以后专门写一篇)

之前比较主流的说法,是多综多蹑机。综是提压经线的装置,综的多少就决定的经向图案循环的大小;蹑是控制综的踏板。一个踏板控制一个综,多综多蹑机就是很多踏板和很多综片了。

目前我国现存的多综多蹑机是织花边的丁桥织机。这个名字听起来像地名,其实是它踏板的特殊结构的名字,因为踏板太多了,容易踩错,就在上面装错开的竹钉。丁桥织机虽然是织花边的,但是机子不小,因为它踏板多啊。以丁桥织机为原型放大假想的可以织汉锦(经锦)的多综多蹑机,就出现了一个问题,罗群(←喜欢织机的一定要去搜这个名字的论文)计算认为踏板会不受力得扭曲断裂,而且非常费力。

6.webp.jpg

▲丁桥织机

结果出土的根本就不是一个多综多蹑机,它多综但是少蹑。为什么一开始学者们这么肯定它是多蹑呢?因为文献误导了……

霍光妻遗淳于衍蒲桃锦二十四匹,散花绫二十五匹。绫出钜鹿陈宝光家。宝光妻传其法,霍光召入其第,使作之。机用一百二十蹑,六十日成一匹,匹值万钱。

——《西京杂记》

120个踏板,这机子得多宽啊!

充满智慧的汉锦织机

老官山汉墓出土的是四台织机模型,需要测算放大比例,然后再研究运作机制才行。这次,古人没唬人了,这个小模型的运作原理比之前大家猜想的都要符合汉锦(经锦)的织造,本来人家就是鸡和蛋的关系嘛!

7.webp.jpg

▲老官山汉墓织机模型

这四台织机模型,有一个统一的机制,就是通过上面的一个齿梁来选综。

8.webp.jpg

▲织机最上面的那根就是齿梁

▲翻拍丝博的织机原理动画(觉得复杂的可以看下面那个真人演示)

还记得综是啥么?综是提压经线的装置,多综多蹑是用踏板来选综,一个踏板一个综,后来的云锦宋锦织机用束综,就是机子上面坐着一个人拉动线综(早期是木框综片)。

老官山汉墓织机还是用木框综片,但是需要的数量很多,使用多蹑就很不现实,所以织机上面就做了一个齿梁,齿梁通过一个装置推动它移动(对准需要提升的综)。

9.webp.jpg

▲图片出自罗群《成都老官山汉墓出土织机复原研究》

然后专门有一个踏板来控制综的提升,达到了省蹑的目的。

10.webp.jpg

▲右边那个比较粗的就是用于控制齿梁选综的踏板

说起来特别简单的原理,但是枯想是真的很难和古人想到一个脑洞里去。

▲中国丝绸博物馆真人演示的织造过程(解说文字是我后期自己加的)

虽然只有四个模型,但按照罗群在《成都老官山汉墓出土织机复原研究》里分析的,又可以分为两种方式,中国丝绸博物馆织造馆里的两台都是同一种“滑框式”,另外还有一种被命名为“曲柄连杆式”。

11.webp.jpg

▲“滑框式”,图片出自罗群《成都老官山汉墓出土织机复原研究》

12.webp.jpg

▲“曲柄连杆式”,图片出自罗群《成都老官山汉墓出土织机复原研究》

上面的看不懂没关系,因为罗群通过分析它们各自的原理得出了一个古人智慧闪闪发光的结论:

“滑框式”可以做循环比较大的图案(综片多),但是操作上不够省力;

“曲柄连杆式”可以做循环小的(综片少),但是操作省力。

主办单位:四川省丝绸协会、四川省丝绸科学研究院、四川省丝绸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四川省蚕桑丝绸生产力促进中心
地址:成都市金仙桥路18号 联系电话:028-87667284 E-mail:scsilk@21cn.com
Copyright © 2011 四川丝绸网 版权所有 蜀ICP备12031489号 技术支持:华企资讯
微信公众号,扫一扫